下载

渐隐的羊尾

渐隐的羊尾
不知怎样的,见到农户家中大摆宴席,就会想到某年的那个冬夜,忽然被一种美食冷艳。那年,家公家婆的土坯房被拆,一幢美丽硬梆的三层水泥房子替代了原先摇摇欲坠中的土坷垃。夫家的姐妹们一商议,爸爸妈妈都快70了,他们的兄弟姐妹们也年事渐高,走动也日渐少了,挂念却更甚了。不如趁这个时机,把这些亲属们悉数请来新房里聚一聚,也好了一了老父老母的惦念之情。姐弟几个均摊些钱请客了几桌,未收礼金,纯属乐呵乐呵。请客前一日下午,咱们几个从县城折回老家,车子突陷泥坑,折腾半日才起,回到家已是晚上八点多了。刚进家门,村里那位六十多岁的老厨师端着一盘形似肥壮白薯条的东西递出来。以为是他们现炸的兰花根什么的,顺手扔进嘴里。一股热流和着脆香好像在霎时间在口腔中爆浆,脆中带着软,郁香鲜甜。那一刻,真的有被冷艳的感觉。“羊尾。好东西。现在简直都找不到了。”厨师声响消沉,略带着些奥秘,好像努力地暗压着满脸的成果,却偏偏顺着眉眼向上的褶皱,源源不断地溢出来。啥时候鼓起,他也说不清,可能是在大锅饭时期吧,一些家底富裕的人家办婚宴、上梁、做寿等功德时,都会上这道甜点。那时候,姑娘嫁人时,喜宴上若呈现这道美食,亲属老友们目光里的仰慕不由得就跟着流动出来,围着姑娘家人一个劲地夸奖“你家姑娘嫁得真好。”姑娘家人顷刻间觉得体面上倍有光。要做好这道菜,有必要选取优质的土猪肉,纯吃家食的土猪,去掉皮和精肉,只剩肥肉。假如肥肉上沾上点精肉未去除的话,少了进口即化的口感。然后切成成人食指长度的条状,用烧开的水焯一下。依据肥肉的量调好面糊(份额为:三分二的面粉+三分之一的鸡蛋),略微加点水,不能太稀,不然面糊不沾肉。油开后,下锅炸,火候不宜太大,中火,炸至半生不熟捞出来,改为小火,再炸第二遍,直至金黄色。此刻可试折,若能折断即可,放在一旁待用。油起锅,洗净,改为微火,放点水,参加适量的白糖,熬至粘稠的糖糊,倒入一旁候着的羊尾,涂改均匀,起锅,装盘,即可食用。趁热食,口味更佳,肥而不腻,进口即化,香酥爽口,色香味齐全。冷艳之余,多了份惊奇。为何如此美食,却鲜见于世?许多永丰本地人,尤其是年轻人甚至都从未听闻。本来,煎炸羊尾,需用乡村的土灶大锅才更好。跟着年代的前进,人们的节奏越来越快,对日子的要求也变得更快、更快捷,土灶逐渐退出前史的舞台,各类清洁、快捷的厨具纷繁上台,身手越展越大,身形却越来越细巧。细巧宜家庭摆放拾掇,但关于制造羊尾可不是件功德,不易翻转,一不小心就被炸成糊团状。并且,现在,纯粹的吃家食的土猪踪影难寻,若改用现代技能养的猪肉的话,口感相差甚远。那些会做这道美食的厨师们,不会由于将就食材,而砸了自己的招牌,所以,这道美食也渐隐于市。机缘巧合,家里这次请客宰杀的猪,是从乡间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婆婆那里买的,往常仅仅吃些菜园里的青菜和剩饭剩菜什么的,是一头纯粹的土猪。厨师见之,仿若伯乐遇见了千里马,瞬时显露求之可贵的目光,所以一时技痒,私行露了一手绝活,加了这道久未现身的美食。奔驰途中,有得到,有略过,也有丢失。有些东西,即使渐隐,但,绝不会被忘记。比方,羊尾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

Back To Top